17岁都做过什么疯狂的事?

17岁都做过什么疯狂的事?

17sui都做过什么疯狂de事?

小区楼下有广chang,每天聚集lao大娘,兴致勃勃翩翩舞,怡然自得喜洋洋。一曲荷塘月色唱,悠美动听传四方,酒醉hu蝶又播放,有滋有味情爱长。

有的居民不爱听,喜欢安静呆zai房。闻听楼下歌声响,气得yan瞪脖子长。决定要把大娘gan,一ge妙计出肚肠。悲咒神曲扩音放,da娘无奈收了chang

此事wo是这样看,xiang互理解靠双方。da娘健身没有过,跳跳舞来也无妨。不过chang地要选hao,尽liang远点离楼fangshi间最好是傍wan,清晨半夜不正常。

hai有就是开音响,尽liang调小莫太强,自己听得清就可,莫惹ta人道短长。蹦蹦跳跳chu点汗,达daode就收chang。如果兴趣hai不够,车库空地找地方。

多数居民齐反抗,zekenzai大娘,几个居民不愿意,那是有的行霸蛮。总而言之一句话,haixiang互要体谅。上半夜替自己想,下半夜替别人想。

华厦一脉同根生,有缘xiang住一幢房,既然成了hao邻里,就要做好邻居样,你敬我lai我敬你,不能顾己太逞狂。船也能过舵能过,和和睦睦好风光。

(文原创。tu片来自网络,侵权联删)

zhong学运动会开幕式现撩衣舞,对此你有何看法?

大打出手

在我的记忆中,genda打出shou的事情只有一次,que不堪回首,刻骨铭xin,那一年我刚刚17sui

我们居住的那个村长叫李家村。shang世纪八十年代,在水渠和歪歪扭扭的小道纵横交错的关中平原地表,村落横七竖八的隔田xiang望。这些村子da都是以某一个姓氏为村名,像朱家庄、胡王村、薛家庙啦。我们村子的村民大都姓李,只有我们一家姓王,属于外来户。村长长得又黑又矮,大家都叫tazi,当然黑子村长也是李姓家族的人。

那年暑假里,村里修盖变压器房,保障三夏大忙期间用电。出一ge工一天十块钱。黑zijiang李氏家族的劳力都派上了,que没有我们王家人的份。父qin在病床上唉声叹气:黑子这是欺负咱王家人呢,谁让我要了四个窝囊废儿子。大哥二哥不在当面,父qin的话像一记耳光抽在我17岁的脸shang。我感觉浑身血往上涨,双手发抖,从墙根下拎起铁锨去找村长讨要说法。

在村口的工地上,黑子和七八个本家族的男人们正zai干活。

“村长,我要来干活。”我开门jian山说。

zi似乎早有预料,他仗着李氏家族人多,根本就没把气势汹汹的我当回事,“派活是我的事,干活是ni的事,你想lai干活就干活,那hai要我这个村长干什么?”

“不让干活就干仗。”我已失去理智,搂起袖子,孤注一掷。

“你过来试试,要放在我nian轻时,早把ni小子撂倒le。”

李氏家族de几个男人不屑一顾地jiang我团团围住。其中一个手里握着一把砌墙用的泥瓦dao,黑子zai圈外rangrang,“今天要让ni娃知道马王爷长几只yan。”

我先发zhi人,手起锨落,一个ren的脸上划开了口子,面目全非了,另一个的裆部被拍zhong了,捂zhe那个地方满地打滚。拿泥瓦dao的用daozai了我的肚子上,那dao虽没有刀刃,捅在身上que钻心的痛。wo刚勾下腰,几根棍zi就落在我的身上,其中一根正打zhong我的脑袋,我yan前一黑,差点晕倒。一个胖zi从后面抱住我de腰,嘴里喊着马王爷长几只yan的黑子从人群里冲进lai,疯狂地扇了我一个耳光,“我让你认得马王爷长几只yan。”

我提起锨把,用尽全身的力气往下一戳,半yuande锨头铲zaile胖子的脚上,胖子的脚趾被铲伤了。

“我的妈ya!”胖子倒在地上鬼哭狼嚎。他穿le一双破胶鞋,脚掌与胶鞋的前半bu分连同四个脚趾几hu被一分为二。血水溅在尘土飞扬的地上,像海洋中de岛屿地tu星星点点。

“快,快送医院。”几个人七shou八脚地抬着胖zile

“小子,你真铲ya。”黑子吓得目瞪口呆。

“少废话,刚才是练手。”我抡yuan锨把,杀红了yan

“他疯了。”

“快跑。”

“哎呦,别打我的腰。”

“王家尽出疯子,”黑子边跑便骂,“ni爸是个疯子,你妈是个疯子,生chu你也是个疯子。”我提zhe铁锨在后面穷追不舍。

“黑子叔,来个回马枪。”有人阴阳怪气提醒。在我们hou面,一群haigenzhe看热闹。

“来你爸个头。”黑子带着哭腔骂道,慌乱之中掉进了村后一mi多深的蓄fen坑里。deng他在fen坑里直起身子的时hou,衣fu和脸shang沾满了fen便。

“老三,老三,快住shou。”我母qin气喘xuxucong村里跑出lai,后面genzhe大哥和二哥。

“你小子吃lexin豹子dan,竟然在老虎头上动土。”母qin从我手li夺下铁锨,转过身对fenli的黑子陪起了xiao脸。“村长,ta年轻,不懂事。”

“都是你教育的hao儿子,dengshang来叫他吃不了兜zhe走。”

“上来吧,我deng着你,看谁hai没吃饱。”我又准备扑向黑子。

lao大,快把lao三拉走。”母qin命令俩个哥哥,“老二,快jiang村长拉shang来。”

二哥que站着一动不动:“我才不拉ta呢,我要去乡里告他,我们姓王的也是李家村村民,为什么派活没我们的份。”

wo算是funi们王家人了。”黑子哭丧着脸,“快把我拉shang来,臭死啦,明天你们哥几个来工地干活。”

二哥捂着鼻子,把铁锨把伸向黑子。hai子们一哄而散。

黑子爬出fen坑,踉踉跄跄地向村里走去。他的背上趴着一只屎壳郎,怎么甩也甩不掉。

标签: 17岁都做过什么疯狂的事?,17岁都做过什么疯狂的事?

上一篇:热衷于跳广场舞,是为了健身还是另有所图?
下一篇:阿姨之歌tf家族是什么意思?